童年看电影
发布时间:2021-02-26 11:36 文章来源:央视美丽乡村一线聚焦 作者: admin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化 >

       在我童年的时候,最热闹的事就是看电影了,每年乡上的放映队也难得来一两次。

       一大早,甚至六、七天前,得知庄子里要来电影了的消息,大人娃娃们就高喊着:“咱们庄子要来放电影了”,庄子里没有通电,谈不上有“洋匣匣”,更谈不上有电话、呼机、手机,只能一传十,十传百,并将庄里要来放电影的事传到其它邻近村庄,有的大人甚至早早就将远方亲戚家的年迈老人接到自己家,等待看电影。放电影这件事,使本平静的村庄,像在水中投入了一块石头,波纹不断向外扩散,很快使整个庄子里的大人娃娃们都有一种莫名的兴奋……,最为欢乐的是庄子里的孩子们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。傍晚儿,各家各户也提前停下手中的农活,早早的吃了晚饭,一遇到大冬天,翻箱倒柜找出棉大衣,穿上厚棉袜子,厚棉鞋,戴上棉帽,天还没有黑,迫不及待的男女老少们抗着条凳,提着板凳,往庄上粮场或学校操场演电影的地方聚集。放映之前小伙伴们及早抗着板凳、木凳,甚至将摞起的几块砖头已占了操场大半。多是等不及的小伙伴,扒几口饭飞跑来占据离放映机、放映员、离电影屏布靠近最美的地势,满怀羡慕地看放映员挂幕布、架喇叭、接线。有胆大的孩子,还帮放映员递个工具什么的,为的就是能近距离的看看放映机,以后在小伙伴中有炫耀的资本。

       孩子们你追我赶,穿梭在人群中,尖声地喊着,叽叽喳喳地叫着,好胜似过大年。一些存有心计的姑娘小伙儿,往往穿上最好的衣裳,仔细地梳洗过,也早早的来,站在最后一缕微光中的路口,人群经过,说是等同学;或者专捡放映机跟前的位置,换片时灯亮起来能照着自己,再清亮亮地喊一个同学的名字,管她谁,管她在不在,只要能引起一双眼睛的注意,说不定一桩婚缘在看电影时牵上了。

       很快,大操场就黑呀呀地站满了人,村支书大摇大摆地陪放映员吃过晚饭来了。放映员将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,电影却不开始,村支书借此机会,很神气地走到银幕前,对着一个包了红布的话筒,来一番讲话,内容无非是春种秋收,农田基本建设,婆媳关系,婆媳团结之类的话。因为机会难得,村支书翻来覆去地讲,接着村长又讲一翻。人们嘻嘻哈哈地听着,小声唠叨着,一直讲到年轻人忍不住气嗷嗷地叫,小孩子拼命地打口哨为止。电影终于开始了,前面的仰着头,后面的踮着脚,跑闹的孩子回到爹娘身边,高高的墙上、高高的树枝上也坐满了人,甚至来晚了坐在银幕反面的,都全神贯注地看,没有谁在说话了。

       银幕上开始闪烁了,但还不是正式放映,而是我们小孩子看不懂的科教片。此时,尽管孩子们渴望得心急如火,但也无办法,只能忍耐地等待这些科教片放完后,才能正式看到打仗、武打片的电影,我和伙伴们把打仗、武打片叫好电影。

       那时庄子里没有通电,演电影时放映员自带发电机,然而发电机长年累月地走乡串村地工作,难免有坏的时候,发电机一旦出大的毛病,就等啊等,满场子的人们都眼巴巴地望着放映员埋头修理发电机。等了快半个小时了,放映员抬起头来,满手是油地宣布:修好了,现在开始演了。每场电影少着两三卷,有时四五卷,一卷演完了有个间歇,得人工接片子。有时候还“跑片”。两个村庄一天演,一卷完了,下一卷还没到,就得等。尤其在寒冬看电影,手脚冻麻了,搓搓手、跺跺脚、打喷嚏的、小孩子被冻哭的响成一片。冬夜越深,手脚冻得没有感觉了,可大人们将厚厚的棉大衣紧紧地裹在孩子身上,大人娃娃们谁也不肯离开电影场。夏天遇到刮风下雨,全身被雨水浸泡了,也要咬紧牙,直到一场电影看完。

       电影散了,人流分散在各自回家的弯弯曲曲的田间小路上,男人扛着板凳,女人提着煤油灯,唤着孩子的乳名,孩子们跟随在大人的身后,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。有的孩子太小,不会走路,大人只好抱在怀里,将大衣紧紧裹在孩子的身上,孩子却睡得死死的。操场上很快变的空空的,只剩下砖块、石头块,映衬着漫天的星星,偶尔一两束手电光一路折射过来,“娃娃的鞋子少了一只,谁看到了?”

       在我小的时候,除在自己的庄子里看电影外,也跟随大人和伙伴们到邻近的村庄去看,伸着脖子、瞪着眼睛,没处坐就站几个小时,回家时还要爬一两座山,回家后仍兴奋得久久不能入睡。等赶回家后全身都湿透了的那种感觉了……,已经是深夜了,赶紧简单地换上补了补丁的旧衣服,顾不上吃点东西,补充一下叽叽咕咕叫个不停的肚子,急忙躺在炕上就睡着了,第二天天刚麻麻亮还得起来赶往六、七里路的学校出早操、上课,有时为了看电影,迟到了,我们几个人被揪了出来,站在全校几百名师生面前接受“ 罚站”的场面了。

       在当时没有电、没有电视、书籍很少的年代,文化生活环境单调枯燥,将看电影这种直观的文化艺术,也成了幼小心灵的启蒙教育。

       长大后因参军写作的命运后来进了城市,生活在喧嚣的都市,时间被繁杂的事物占据,空间被高楼大厦和彻夜的霓虹灯包围。噪音充斥耳际,人流车流堵塞视野。心灵的空间常常被疲倦和烦躁折腾。渴望宁静,追忆往昔成为快节奏社会中人们的普遍意识。再看不到放露天电影那样的热闹,那依稀耳边的吵闹声、噼里啪啦的搓手声、跺脚声,狂风大作,乌云翻卷,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落在头顶,对于今天的孩子来说,这种事情已成了遥远的故事,而今故乡家家有了彩色电视、录像机、WCD、DWD、都多了起来,也有了沙发,躺在沙发上,小酒一喝,点点遥控器,新闻联播、电视剧、歌舞、戏曲、40多个频道随意选,连门都不出。

       尽管岁月不断蚕食着童年曾经有过的记忆,三十多年来,无论自己从童年到少年、少年到青年,以至走向社会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过惊喜,也遇到过曲折坎坷、欢乐与悲伤。尽管工作和生活环境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只要想起童年看电影,便会把我的心绪带回那三十多年前的童年时代,和伙伴们看电影那种无拘无束的感情,便会油然而生,童年那样的青春气息和无忧无虑、天天向上的朝气蓬勃,便会充满全身,使我沉静在无限的幸福之中,常常催发我爆发我的生命激情,在体内蔓延、奔涌、激荡。
童年看电影依旧那般清晰,使我久久难忘,帮我驱赶走了心理上的阴影,给了我真挚的爱,使我扬起了生活的风帆。伴着写作生涯的延续,带着迎接困难的勇气,收获艰辛背后的喜悦心情。正因为童年看电影哪激动所牵引,我始终拥有着一股坚实的力量和自信,起早贪黑,在写作的道路上不停地耕耘,不断收获艰辛背后的成功和喜悦。

       童年看电影,如河溪版清澈,如玻璃般透明,如甘露般香甜,如美酒般的醇香,改变着我的工作及生活追逐的梦想,不断地为我的生命增添芬芳。(席小山)

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数:

关于我们| 广告报价| 本站动态| 联系我们| 版权所有| 信息举报|

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·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邮箱:1057802431@qq.com 电话:010-69960698 手机号:18610493210

中央新影老故事频道《记录》栏目组,《草根也要当明星》栏目组”红色之旅”和”美丽乡村”节目联合设立的综合性互联网资讯平台

备案号:京ICP备20000290号|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082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京)字第16247号

Copyright© 2020 www.fzjdv.com.All Rights Reserved